建站頻道
    當前位置: 中國美術家網 >> 藝術四方快遞 >> 四方快遞庫 >> 國外 藝術 美術 雕塑 國外 展會活動
      分享到:

      孔子與蘇格拉底“神遇”希臘

        作者:吳為山2021-09-27 08:22:00 來源:中國藝術報
        孔子與蘇格拉底神遇希臘

        神遇——孔子與蘇格拉底的對話(雕塑) 吳為山

          希臘,是一個夢想。

          這裏的每一片土壤,都孕育過文明;這裏的每一塊柱石,都鐫刻着智慧。雅典,希臘的首都,位於巴爾幹半島最南端,像一位受人尊重的長者,歷經風霜,閲盡興衰,擁有一份難得的從容與淡定。

          今天,在希臘愛琴海的陽光下,在雅典阿果拉廣場上,蘇格拉底與孔子形神相遇。兩尊沉甸甸的青銅塑像分立西東,面向彼此,向世人講述作為東西方文明發祥地的兩個古老國家——中國和希臘之間思想火花的碰撞和偉大友誼的故事。兩位聖哲以同聲相應的默契,超越時空,對話互鑑。

          孔子和蘇格拉底都生活於社會鉅變之際。孔子身處的春秋時代,秩序瓦解,人心浮動,天下紛爭羣起,社會風氣日趨墮落;蘇格拉底則適逢雅典城邦由盛轉衰,戰爭頻仍,法紀鬆懈,奢靡之風滋長,無原則、無是非、無道德的相對主義盛行。在歷史巨輪的轟然轉向中,孔子和蘇格拉底心懷崇高的使命意識,一位周遊列國,傳道解惑;一位漫步街頭,揭示真諦。他們言傳身教,知行合一,在不同的環境下開出了自己的“濟世良方”:孔子用“仁”的原則,使共同體成員看到了秩序生活的理想和希望,蘇格拉底以“德性”的觀念,鼓舞共同體成員為不斷獲得完好的生活而淨化心靈。“仁”和“德性”的提出,突破了狹隘的等級觀念和相對主義,洞悉了人類命運一體性之應然與必然,不僅影響了當世,更影響了人類精神文化發展的方向。

          在中國、希臘兩國文化部門和中國駐希臘大使館的大力推動下,應希臘文化和體育部邀請,我創作的雕塑《神遇——孔子與蘇格拉底的對話》永久陳列於這古老、神奇、偉大的國度。這是孔子第一次來到了西方文明的搖籃,親身感受這座古城的血脈和體温,神遇生於斯、長於斯的蘇格拉底。希臘文化部和考古委員會將《神遇——孔子與蘇格拉底的對話》的雕塑選址定在衞城腳下的阿果拉廣場,即雅典古市集遺址的所在地。雅典古市集是希臘城邦時期公民的重要社會活動場所,當年城邦中各行各業的人羣在此聚集,互通有無、交流思想。據説,蘇格拉底經常在此演講、辯論,向世人展示深刻的哲思與有趣的靈魂,著名的斯多葛學派也因創始人芝諾常在此聚眾講學而得名。從阿果拉廣場遠眺,西北衞城山上矗立着赫菲斯托斯神廟,另一側則是經過修復的古代長廊、完好如初的風神塔和橫貫其間的泛雅典大道。將一尊出自當代中國藝術家之手的雕塑立於此學術思想與商業文明交匯、哲學精神與歷史文化碰撞的場所,一方面體現了希臘政府和人民對雕塑創意的認可、對孔子的認可和對華夏傳統文化的認可;另一方面更反映了他們對新時代中國的認可,對希中文明互鑑的認可以及對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認可。

          多年前,我曾研究蘇格拉底。關於他的生平事蹟,主要源於其兩個學生色諾芬和柏拉圖的記載,喜劇作家阿里斯托芬也曾塑造過蘇格拉底的戲劇形象。創作之前,我再次研讀了這些資料,並參考西方美術史上表現蘇格拉底的重要作品,發現其形象的共性是:身材矮小、頭顱碩大、面目醜陋、不修邊幅。也許,這些特點符合真實的蘇格拉底,但卻無法還原我心目中的蘇格拉底。故而,我在借鑑前人的基礎上又增加了自己的理解,首先用中國美學裏“醜中見美”的觀點審視蘇格拉底的外貌。莊子説:“德有所長而形有所忘。”有德性的人,形貌再醜也會散發出一種不可抗拒的精神力量。蘇格拉底的德行魅力,讓不同時代、不同民族的人們忘記了他形貌的粗醜,而願意不斷地面對他、欣賞他、崇敬他。這,謂之大美、至美,超越於形相,目擊而道存。其次是突出蘇格拉底身材的挺拔健碩。蘇格拉底從小隨雕刻匠父親學習雕刻技術,還曾3次從軍出征並立下戰功,加上他所擁有的深邃思想和堅毅性格,使我不禁聯想到那古希臘神殿的石柱,聳立於天地間,在神、人的話語世界中凸顯其深刻的哲性。於是乎,我沒有按照文獻“身材矮小”的記載塑造,而是將神柱意象與蘇格拉底的形象巧妙疊化,讓一位孔武有力、氣宇軒昂,正侃侃而談的蘇格拉底躍然眼前。最後是凸顯蘇格拉底造型的寫實性。我素來力倡寫意雕塑,其關鍵乃在於以寫意之詩性妙閤中國文人藝術形質神韻之風範。而塑造蘇格拉底,則當與古希臘審美中單純靜穆的理想化寫實之風相融,故通過神柱與人體的疊化同構,以傳達其思想中的理性品格和科學精神。

          再説孔子。以往,我塑造孔子都傾向於表現其德配天地、高山仰止的形象。但這次,這位中華先聖沒有被塑成一座只可仰望的巍峨高山,而是更注重其仁智之樂的山水精神,強調其姿態與神采中透現出的平易、包容與親和。歷史文獻記載孔子身高“九尺有六寸”,本應遠高於蘇格拉底,然而在這裏卻與蘇格拉底比肩而立。造型上,我一如既往地採用“線體結合”“線體互生”的方法,以生理、物理的空間之“體”為基礎,佐以流動的線條,使整個人物虛實映帶、起伏變化,傳達出豐富的節奏韻律和超拔的精神特質。與此同時,我還專門加入了“風”的意象。在中國文化裏,風是構成世界的根本性元素之一,《周易》中巽卦即為風卦。文化交流就如同春風化雨。這尊孔子像衣袂隨風、春光滿面,他磬折交手行禮的動作是温良恭謙的表徵,東方古國的禮儀,如春風浩蕩,温潤四海。

          曾兩次訪問中國的希臘文學巨匠卡贊扎基斯説:“蘇格拉底和孔子是人類的兩張面具,面具之下是同一張人類理性的面孔。”我認為,“兩張面具”其實可以理解為孔子的忠恕之道和蘇格拉底的對話。忠恕與對話,本質都是將心比心、推己及人,即“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用心靈的對話和情感的對話昇華小我,走向大我。就最廣泛和最深刻的含義而言,忠恕與對話的目標就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

          兩千多年前,東方與西方就開始了形神相遇、經濟文化的交流,產生了舉世聞名的絲綢之路。幾百年前,古代的希臘哲學、科學被翻譯介紹到中國,影響了無數有識之士。古希臘的藝術更是早就通過印度的犍陀羅風格傳到東土,融入華夏文脈。今天,我們對文明互鑑的渴求一如以往,但人類生存的廣度、深度和錯綜性卻已遠超歷史上任何時期,尤其在人類遭遇新冠肺炎疫情以來,格外需要重温往聖先賢的哲思聖言。而孔子和蘇格拉底所弘揚的寬容、理解、對話,依然是對症的靈丹妙藥和滋養心靈的甘露瓊漿,幫助今天的我們去建設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讓人類共同踏上一條命運與共的康莊之路。

          (作者系中國美協副主席、中國美術館館長)

        責任編輯:靜愚
      相關內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藝術展訊
        • 中國美術家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業務部: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香爐營東巷2號院3號樓6單元103
        • 郵編:100069
        • 電話: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術部:北京市西城區虎坊路19號院10號樓1803室
        • 郵編:100052
        • 電話:18611689969
        • 熱線:服務QQ:529512899電子郵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846(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90(mb)